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加拿大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02:33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31日,“浑水研究”发布了一份对瑞幸咖啡股票长达89页的报告。报告以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等证据为证,认为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,每店每日的销量至少夸大了69%和8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龙珠指出,即便是瑞幸摘牌退市,集体诉讼很可能将继续进行,因为退市不影响诉讼。从历史案例来看,针对证券欺诈的起诉最终大部分都会走向和解。大规模和解一直是证券集体诉讼一个有利可图的领域,美国历史上最高的集体诉讼和解金额分别是美国安然公司(71.4亿美元)、世通公司(61亿美元)和泰科国际(32亿美元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集体诉讼为何涉及多家知名投资机构?特朗普资料图(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CNN指出,虽然特朗普声称这项研究是由退伍军人事务部进行的。但它实际上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弗吉尼亚大学资助的,并在弗吉尼亚州的医院进行。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推介“神药”,还“以身试药”?当地时间18日,特朗普在白宫接见美国餐饮行业代表时称,为预防新冠病毒,自己现在每天都在吃羟氯喹。他承认,自己不知道此药是否有用,但即便无效,也不会让人“生病或者死亡”。大约两个月前,特朗普就将这一抗疟疾药称为“游戏规则改变者”,但其说法不仅广受公共卫生专家质疑,也遭到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、中央情报局等政府部门拆台。截至目前,羟氯喹对新冠患者的效用没有医学证据,而且它还带有明显的副作用。特朗普有关“吃药”的言论令美国媒体错愕不已。在《纽约杂志》等媒体看来,身为国家领导人,他鲁莽的言论可能带动民众效仿,其行为堪称“从愚蠢走向疯狂”。为何特朗普要这么冒险?有分析称,鉴于白宫已被新冠病毒入侵,他可能真的慌了;也有媒体认为,他或许在撒谎,根本没有吃药,只不过是想证明自己在推介羟氯喹一事上是正确的,或者是分散公众对政府其他负面消息的注意力。美国VOX新闻说,无论有没有吃药,特朗普的言论都说明他在抗疫工作中非常不称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龙珠代表股民在美国纽约联邦南区法院提起集体诉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9日晚,根据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的文件显示,公司已于5月15日收到了SEC上市资格部门(Listing Qualifications Staff)的书面通知,纳斯达克交易所决定将公司摘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刘龙珠认为,在瑞幸咖啡造假并不存在最终调查结果的问题。与其他涉嫌造假的公司不同,瑞幸咖啡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造假,且调查机构“浑水研究”(MuddyWaters Research)此前的调查已经十分详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播尼尔卡夫托曾警告,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,羟氯喹与感染新冠病毒的退伍军人死亡率较高有关,“那些患有呼吸道疾病和心脏疾病的患者服用了羟氯喹之后都去世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前,瑞幸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在纳斯达克进行首次公开募股(IPO)前接受电视采访。图据CNBC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特朗普19日声称,那些说药危险的研究全是“假研究”。他还特别抨击了这项让退伍军人患者使用该药物的研究。特朗普声称这项研究是错误的,因为他们把药给了那些“将死之人”,那些病人“太老了”“心脏又不好”,所以研究给出了“错误的信息”。他觉得“这个药之所以声名狼藉只是因为推广的人是我,要是别人推广的话,他们肯定会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。”